信息
热搜: 切肉 理货 收银

当前位置:印尼大大华人网 > 印尼热点资讯 > 印尼华人资讯 >  万隆哲勒贡监狱诸多囚犯和狱警涉嫌利用裸照敲诈勒索

万隆哲勒贡监狱诸多囚犯和狱警涉嫌利用裸照敲诈勒索

发表时间:2018-07-24 05:27:03  来源:印尼商报  浏览:774次   【】【】【
嫌疑犯

嫌疑犯

【雅加达BBC印尼文网22日讯】万隆县哲勒贡(Jelekong)监狱许多囚犯和狱警涉嫌利用裸照和裸体视频敲诈勒索数百名女子案件。这起发生在今年3月的案件至今未拿到法庭上进行审判。

这起由万隆县警察局刑事调查部调查的案件调查手机是怎么被带入监狱的。

哲勒贡监狱许多囚犯被指控利用手机敲诈勒索数百名女子。

嫌疑犯采取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结识并用甜言蜜语骗被害人作案的方式。

被害人被嫌疑犯甜言蜜语迷住了,表示会娶其为妻。嫌疑犯要求被害人拍裸照或者裸体视频。裸照和裸体视频成被敲诈勒索工具。

哲勒贡监狱里关押着大约1200名囚犯,几乎所有囚犯涉嫌此案。案子涉及了那么多人,这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

哲勒贡监狱一名囚犯说道:“大部分嫌疑犯是囚犯。大约1000人,他们几乎都采取同一手段作案。每个囚犯一个星期至少索取1000万盾。”现在这名囚犯成为关键证人,他在证人和受害者保护机构(LPSK)保护下。

他称,看守牢房的狱警是主犯。不听话的囚犯会受到一些狱警惩罚。

这位负责寻找下手目标的囚犯说:“他们教我做这种事。只要失败,将受到惩罚,被暴打或者被群殴。”

那么,手机是怎么被带入监狱的?他立即对记者说:“看守牢房的狱警为每间牢房准备好手机。接近85%的狱警和我们勾结。”

司法与人权部承认监狱警察涉嫌勒索数百名女子案。

但是,涉嫌此案的狱警连一个也没有受到法律责任,包括监狱长在内。他们只被转移至其他监狱。

西爪省司法与人权局监狱和行政部主任阿尔维(Alvi Zahrin Keimas)在万隆对记者说:“涉嫌这起案件的监狱警察已经被转移。我没有什么可以说,这起案件已经交给司法和人权部处理。”

万隆县警察局刑事调查部主任约利斯(M Yoris Maulana)称哲勒贡监狱有四五名狱警受到行政制裁。

约利斯说道:“据我所知,监狱长和一些狱警被转移到其他监狱。这是司法和人全部的权力。”

约利斯坦言称警方难以将他们绳之以法。除了因为权力有限,警方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受贿。

约利斯说道:“因为没有证据证明监狱警察索取钱财,所以我们没有给以处治。必须首先获得证据,没那么容易。”

警方得到的证据只有监狱里的手机。

西爪省司法与人权局对哲勒贡监狱进行搜查,结果发现600多部手机。

约利斯笑着说:“那里有大约600部手机。他们当场进行销毁,也就是说涉案物品也都没有了。”

他用无奈的语气说:“因为各自拥有权力。”

约利斯坦言称这让警方难以彻底调查此案。

约利斯接着称,警方难以对监狱进行搜查。

他说道:“所有涉案物品都在监狱里,但问题是,我们无法进入搜查。”

警方也无法进行没收,包括每周达到5亿盾的敲诈勒索所得的钱财在内。

约利斯强调说:“我们的权力有限,因此无法进行没收。”

案件审理缓慢

不只是权力有限问题而已,向警方报案的被害人也极少。

约利斯称,迄今,报案的被害人只有8个,其中只有一个人打算走上法庭。

全国各地300多名女子成为受害者,甚至有些人居住在国外。

约利斯说道:“没错,有300个被害人。因为每个嫌疑犯在一个星期内找到一两个下手目标,所以我们认为有1000多个被害人。”

根据嫌疑犯手机里的女子裸照和裸体视频,警方计算被害人有89个。

约利斯说道:“有些被害人不敢走上法庭。以后必须出庭作证,她觉得很丢脸,她当然会觉得丢脸。”

约利斯称,虽然面临诸多障碍,警方至少已经停止他认为只是冰山一角的案件调查。

约利斯说道:“我们所做的不只是执法,也是对其他囚犯起到了震慑作用。”

警方至今已经将4个人定为犯罪嫌疑人,就是ID、JN、F和B。目前ID和JN被转移至克本-瓦鲁(Kebon Waru)监狱。

约利斯称,因为只有遭受ID这名嫌疑犯不法行为侵害的被害人向警方报案并打算走上法庭,所以在1000多名嫌疑犯中只有4个人被绳之以法。另外数百名被害人不报案。

遭受ID侵害的被害人坦言称被勒索100万盾。与每周达到5亿盾的敲诈勒索金额相比,这金额很小。警方发现嫌疑犯银行账户里面有4000万盾。

约利斯说道:“这位被害人只被勒索100万盾而已。有好多被害人都不报案,这给我们带来困难。”

ID在万隆市克本-瓦鲁监狱接受采访时说只对一名女子进行敲诈勒索,不是数十个人。

他说道:“只有一个人而已。那部手机不是我的。”

这位触犯儿童保护法的囚犯坦言称在哲勒贡监狱已经服刑一年了。他因为看到许多囚犯都采取同一手段作案,所以也加入敲诈勒索大军。

他对记者说:“我家里还有孩子要养。我还要坐很久的牢,我拿什么养孩子?”

他告诉记者说第一个以那种方式敲诈勒索的是一名在哲勒贡监狱关了很久的囚犯。不过,他不愿透露狱警是否涉嫌此案。

这位25岁男子说:“那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是为了养家才做这样的事。数百名被害人,把敲诈勒索所得钱财汇给监狱警察,这件事我不知道。”有两名监狱警察在旁记录。

此案是这么多次的监狱狱警滥用职权案件。

上周六(7月21日),万隆苏卡米斯金(Sukamiskin)监狱长瓦希德·胡森(Wahid Husen)因涉嫌受贿而被肃贪委员会抓捕。

去年,《时代》(Tempo)揭露万隆苏卡米斯金监狱一些涉嫌贪污案的囚犯无人看管随意进出。司法与人权部长亚索纳·劳里(Yasonna Laoly)随后承诺将被证实受贿的监狱警察撤职和绳之以法。

去年,亚索纳在司法与人权部内部会议上拍桌子说:“我是认真的,他们要是敢乱来的话,让司法和人权部丢光面子,我不但撤职,还将他们绳之以法。”

不清楚亚索纳部长拍了多少次桌子。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本归属原作者,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