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日交大人”探访东京工业大学-日本华人资讯-日本热点资讯-日本大大华人网
信息
热搜: 切肉 理货 收银

当前位置:日本大大华人网 > 日本热点资讯 > 日本华人资讯 >  “留日交大人”探访东京工业大学

“留日交大人”探访东京工业大学

发表时间:2018-05-26 01:57:51  来源:日本通  浏览:751次   【】【】【

5月20日由西安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主办,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联盟、《人民日报》海外版月刊、《日本新华侨报》协办的“留日交大人”探访活动再次启动。这次探访的是东京工业大学。

说到日本的大学,大家对国立的包括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在内9个原帝国大学和私立的早稻田大学和庆应义塾大学等应该比较熟悉。这次来到的东京工业大学不在此列,却是在日本所有大学(包括综合性大学)中专利注册数量排名第一的可以在综合理工领域傲视群雄的国立大学。

这所1881年(明治14年)4月在东京府浅草区蔵前(现在台东区蔵前)浅草文库的建筑内设立的相当于旧制中(高)等教育官立学校,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土得掉渣的名字“东京职工学校”。

首任校长正木退蔵(1846/12 - 1896/4)出身旧萩藩(即长州藩,现山口县)士家,曾在吉田松阴塾学习,也曾跟随日本陆军创始人首任陆军大辅大村益次郎的三兵学科塾学习兰学、兵学,还到三田尻海军学校学习英学。明治维新后的他随井上馨进京并被派英国伦敦留学。回国后在开成学校(现东京大学前身)教化学。此后又作为同校留学生監督再度赴英。

正木退蔵就任东京职工学校首任校长后就着手学则改正、建设煉瓦校舎、招生等,同时也设立了化学工艺科试验工厂,招聘德国化学家Gottfried Wagener,并到地方调查染织物和陶瓷器。他前面留英和留学生监督的经历,无疑对他顺利实施上面的各项事情起了很大作用。不过正木退蔵身体一直不好,学校的运营也因“职工学校”之名让人误解为是过去培养学徒的学校,不仅很难招生招到了也有很多退学的。这时候被后人称为“东京工业大学之父”的第二代校长手岛精一走上台面。

手岛精一(1851/1-1918/1)其实也是东京职工学校创始成员之一。这位出身沼津藩(静冈县)藩士家的留美海归曾当过开成学校監事、制作学教场事物取缔、和教育博物馆长辅佐等职。因参加费城和巴黎博览会,认识到工业教育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于是和九鬼隆一、浜尾新等极力促成设立东京职工学校。学校遇到困难时他也一直帮助寻找各种对策。新官上任后的手岛精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观感不好的“东京职工学校”改成“东京工业学校”,并修改学校规则,设立地方入学考试制度和寻常中学校毕业生中工业相关科目成绩优秀者免试入学制度等,尽力使得学校成为高等教育机构。经过手岛的改革,学校经营终于进入安定期,入学人数増加,开始发展成为以培养职工长、工师、教员、企业家为中心的工业教育指导机构。之后,又经过1901年改组为东京高等工业学校以及2年后1903年成为旧制专门学校标准的高等教育机构(高等工业学校),这都为1929年升格为(旧制)东京工业大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时有“有烟囱的地方就有藏前人”的说法。直到1916年退任为止几经校名变更,手岛精一在校长任上兢兢业业近26年对这所学校以致于对日本工业教育的发展功不可没。1916年,日本政界、财界、教育界等人士为纪念他发起成立了财团法人手岛工业教育资金团。这个团体90余年来为很多学生、年轻研究者提供了奖学金和研究补助。

如今的东京工业大学已经是一所有1万多名在校学生(本科生、大学院生各5千多名,包括2、30名5所交通大学的学子)、1800多名教职员工的综合理工大学。它和交通大学的缘分主要是近几十年才开始的,现在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台湾新竹的国立交通大学都有交换生项目等不同程度的合作,几乎每年都有交通大学的校友来到这里学习或从这里毕业。从这里走出去的日本甚至国际名人也很多,政治家有东日本大地震时的首相菅直人、原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商界•科技界有岩田聪(任天堂原社长)、土光敏夫(东芝原董事长、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原主席)、山下彻(NTT DATA社长)、远藤信博(NEC社长)、池田敏雄(富士通原专务、富士通计算机之父)、藤沼彰久(野村综合研究所社长)、庄山悦彦(日立制作所原社长)等等;教育研究方面,白川英树(200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大隅良典(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之外还有陈建功(中国著名数学家,先后担任浙江大学、复旦大学教授)、陈群(华东师范大学校长)等人;建筑界,筱原一男(日本著名的建筑实践家和建筑教育家、日本一批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例如伊东丰雄,长谷川逸子的老师)、刘敦桢(中国现代建筑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家清(建筑师,1981年日本建筑学会会长、日本建筑学会奖获得者、其子为庆应义塾大学校长清家笃)等等。可谓桃李满天下。

5月20日的探访活动从东京工业大学发祥地藏前的东京职工学校相关遗址开始。大家14:00都营地下铁浅草线藏前车站集合后,简单自我介绍完就直奔主题。“东京工业大学发祥之地”的金属看板在靠隅田川东东京都下水道局北部第一下水道事务所(蔵前ポンプ所)东南角的停车场的一个角落里。因为春夏之交野草疯长,不仔细寻找很难发现这里竟然有当今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东京工业大学有关的纪念物。而这周边就是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前的东京工业大学所在地。

沿着隅田川河岸往下游走,穿过藏前桥通,进入藏前一丁目地区,这里有个小小的御藏前公园,仅靠着它的是榊神社。这里是迁校之前的学校正门。神社正门入口的左侧紧靠围墙内侧的密密麻麻的草木群里“藏前工业学园之迹”石碑和财团法人藏前工业会立的一块黑色的碑文说明。藏前一丁目的东京都下水道局北部第一下水道事务所到这里1万坪(约3.33万平方米)的面积,关东大地震被毁坏前的东京工业大学规模可以见一斑。我们追思那些为工业教育前赴后继的前人们的同时,也不禁感喟这自然力的可怕。

离开榊神社,我们直奔东京工业大学冈山校区。北京交通大学的校友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们了。一走进校门,紧靠的就是100周年纪念馆,据说这里也是前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演讲的地方。纪念馆和设计现代感十足的图书馆之间一段波浪形的墙体设计让人叹为观止。再往前走就是这个校区最有名的景点樱花大道了。樱花大道的境头是主楼。在去主楼的路上还有一尊手岛精一的座像。看来他在东京工业大学人的心目中的形象是不可替代的。

走下主楼右侧的斜坡,沿着往深处延伸的道路走,两边都是各式各样的教学楼和研究楼。有些有烟囱有锅炉的样子,仿佛置身工厂里。我们要去的高速通信芯片实验室在最后面楼群。在这里做助教的北京交大校友杨东升说,他们老师十多年努力的结果,现在这里做的无线通信芯片1秒钟最大数据传输可达60G,已经连续多年打败欧美和日本国内的竞争对手保持世界第一。而且这些技术已经投入到医疗等一些应用领域。因为实验用的电子元器件非常昂贵动则几百万,有“电子元件杀手”之称的静电是他们日常研究最大防范对象,所以实验场地和外界隔绝,大家进出实验室必须更换防静电的服装鞋帽。我们去的时候有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正在那里忙碌。当然,我们也只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了。

走出实验室,我们这群涵盖老中青交大校友的访客,漫步在夕阳下1920年代老建筑和现代设计风格的建筑交错的校园,从石碑文字解读近140年前的历史时空转换到眼前这个已经享誉国际的校园,再到还在实验室即将进入未来的最新科技。突然感觉我们之间,东京工业大学和我们各自的母校交通大学之间,有着一些很有意思的缘分。理工,工业教育,这不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道路吗。不过,东京工业大学已经有了傲视群雄的实力,而我们还在路上。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母校也真能如校歌里唱的一样“为世界之光”。

声明: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有违法或侵权,请告知我们并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