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集团钟玉:创新造就价值 不惧成长迷雾-阿根廷当地资讯-阿根廷热点资讯-阿根廷大大华人网

阿根廷... [切换国家]
信息
热搜: 切肉 理货 收银

当前位置:阿根廷大大华人网 > 阿根廷热点资讯 > 阿根廷当地资讯 >  康得集团钟玉:创新造就价值 不惧成长迷雾

康得集团钟玉:创新造就价值 不惧成长迷雾

发表时间:2018-06-13 05:00:11  来源:中国网财经  浏览:861次   【】【】【

  进入改革开放第40个年头的2018年,国内有一批企业也来到“而立之岁”。一类是时常处于聚光灯下的“风口”巨头们,另一类则是深扎工业领域潜心耕耘的传统实业公司,例如培育出A股“白马股”康得新的康得集团。而梳理两类公司的成长轨迹,你会发现两个截然不同的关键词:前者是资本,后者则是创新。

  而这似乎也代表着过去30年中国民营企业两条泾渭分明的发展脉络,一种靠资本缔造创富神话,另一种则依靠创新挺起民族工业“脊梁”。直到不久前中兴通讯事件爆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确认一个共识:唯有创新才决定着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的未来。

  在董事长钟玉总结的康得集团30年的五大制胜法宝中,“创新,乃至颠覆性创新”是最大利器之一。现如今,“创新”无疑已注入到康得集团及康得新的文化基因中,驱使着自身从传统工业预涂膜,到先进光学膜,再到碳纤维领域的不断迭代超越,直至奠定其在高分子材料领域的国际领军地位。

  从企业成长一般规律上来看,创新驱动和价值体现两者之间并非具有天然的同步性,因此众多创新型公司一路走来都或多或少会面对外界对其成长价值的疑虑。对于康得人来说,笃定于创新就不惧短期成长迷雾。下一个30年,这一全球高分子材料的“王者”终将实至名归。

  工业粮食大户已挺起自主创新品牌的“脊梁”

  不久前爆发的中兴通信事件唤起国内对于“中国芯”缺失的扼腕痛惜,也认清唯有自主创新才能握住在新经济浪潮中勇立潮头的现实。

  芯片之于通信设备及互联网的关键性自不必言,而放眼整个工业领域,过去数十年,国内众多关键核心技术设备都遭遇过国外厂商“卡脖子”的现象,换来的都是具有自主创新和民族品牌意识的企业的奋起直追,在高分子材料领域日久耕耘的康得新便是其中代表。

  新材料产业,尤其是先进高分子材料,一向都被定义为工业粮食,任何一个制造业发达的国家,都高度重视自身的工业粮食安全,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在产业规划中都将高分子材料为代表的新材料列为重点领域。

  康得新成立之初,就把业务目光聚焦在高分子膜材料领域,这一领域历来都是国外发达经济体以技术垄断而得来的天下,也成为国内企业博得一席之地的决胜“战场”。

  一路走来,康得新时常被外人提起的一个插曲是,其当初决定进军光学膜产业之时,在此领域自我感觉一向优越的日本厂商曾妄言“中国企业做不了”。但最终,康得新只用了3年时间便建起的光学膜生产线,这让亲临现场参观后的日本三菱化学董事长不禁感叹:“这样的生产线在日本,没有20年建不成”。

  正是凭借着持续创新这一“永动机”的自驱力,康得新以超过百亿元营收,近700亿元市值,成长为国际光学膜领军企业和世界唯一全产业链、高集中度的光学膜“新贵”,并有了叫板对标国际巨头3M的底气和实力。

  一个检验康得新创新力到底成色几何的例证是,2017年,康得新入选福布斯评为全球最具创新力500强企业榜单,在国内企业位居第三。而曾经一度傲居榜单前列的3M公司,此次并没有入选。

  钟玉曾无数次对外复盘道,康得新一路走来,敢为人先的创新,保有识大局和归零心态的持续颠覆性创新,这是不二法则。

  自我迭代中站上制造业“微笑曲线”顶端

  康得新重创新,重研发的行动得益于公司管理层对中国制造业在国际产业大分工中的地位的清醒认知。在台湾宏基老板施振荣提出的“微笑曲线”理论中,全球产业分工的高附加值地带在“两端”,即技术研发和市场营销,处于加工制造环节的地区和企业,永远只能停留在“别人吃肉我喝汤”的尴尬境地。

  康得新深谙此道,一直以来在高分子膜材料领域不断靠研发创新让国内外竞争对手“追着跑”,让国际巨头感觉危机四伏,步步赶超进而引领中国制造业挤进全球产业分工的高附加值领域分羹“蛋糕”,始终以卓然的姿态不断赢得国内外同行尊重和称道。

  2017年,在康得新已突破百亿元的营收矩阵中,光学膜产品占据逾半壁江山,毛利率超过40%。这一毛利率水平,相较于国内众多深陷产能过剩,低价竞争导致毛利率动辄为负数的传统制造业来说,对比鲜明。

  在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的创新布局中,三年前着力培育的航空航天及汽车轻量化碳纤维产品,凭借自身已经积累起的产业平台、研发平台和市场平台三大先发优势,一开始就冲着在产业链顶端与国外优势企业“同台竞技”的目标。过去全世界能够生产应用于民用航空的高端碳纤维T800规格的,只有美国赫氏、日本东丽两家公司,我国因缺少技术积累一直被国际巨头掐着脖子。

  截至目前,康得集团碳纤维产品已与全球60多家企业合作,设计的项目50多个,目前拿到的订单30多亿元。此外,在飞机碳纤维复材结构件方面,也已开启对中国商飞和美国波音直接供应高端材料。

  对于一直以来对碳纤维业务注入上市公司抱有强烈预期的投资者来说,创新研发所积聚的先发优势早已蕴藏着康得新二级市场估值即将提升的巨大想象空间。

  微笑曲线的另一端,是“市场”。康得新的志向还在于挖掘企业业务的新蓝海市场。对此,康得新杰出CEO徐曙女士做过精彩解读:“对于康得新来说一个点是新材料,另外一个高价值点就是用户。康得新一路发展来,从新材料做到解决方案,从解决方案直接到C端”。

  如今,康得新为中国传统制造业企业如何迎接“互联网+”,如何推进商业模式由“To B”到“To C”转变提供了很好的样板。康得新的“To C”产品极具应用前景和想象力:

  公司光学膜在汽车贴膜市场上的应用,已经成为宝马等中高端品牌汽车隔热膜的首选,并不断满足客户排他性定制化需求;

  除此之外,康得新还紧紧拥抱裸眼3D时代的到来。裸眼3D广告、裸眼3D搭载手机和平板电脑屏幕,让你在指尖就可尽情享受游戏、娱乐的全新3D效果;

  康得新布局的智能贩售机和智能魔镜,利用物联网大数据让公司的技术产品不断走进寻常百姓家,开启“B to F”时代。

  截至目前,康得新的产品种类合计共有1000余种,所应用领域广阔。除航空高铁、新能源、可穿戴及人工智能等“高大上”的领域,更有消费电子、白色家电、汽车、家居、医疗等“接地气”的民生消费端。

  在业界众多人士看来,有了公司持续创新不断冲破成长性的“天花板”,以及不断进击向产业链高附加值领域要利润的战略意识,更有公司锁定众多下游市场领域为公司筑起的业绩“护城河”,可以想见,市场看多者所预期的康得新千亿市值,或许近在眼前。

  借势整合内外资源抵御成长“迷雾”

  诚然,在国内宏观经济及金融政策“去杠杆、化风险”的指挥棒下,民营企业去杠杆的举措尤为引人关注。对于康得集团和康得新而言,其在进入下一个30年的业务布局中,虽有创新的理念和意志引领,但仍和众多企业一样,将不可避免地面对来自外界关于融资渠道和资金流动性能力的疑虑。

  事实上,外界的这种疑虑,在有着归零心境和善于理性复盘的钟玉看来,的确是当前国内民营企业遇到的一大挑战。因此,康得集团未来的战略思维考量已暗含着紧随国家宏观经济大局,顺势而为的考量。

  据笔者了解,目前康得新正欲图通过“五大驱动要素”落地战略新思维。这五大驱动要素涵盖企业从外部战略到内部管理的方方面面,但其中最主要的两大驱动要素:一个是从内生性增长开始向外生性增长并举的模式转变,通过对技术全球领先、经营业绩良好、现金流充沛的国际高分子材料企业进行并购,最终做到在技术、产业、市场平台上高度协同;

  另一个就是实现轻资产运营,今年康得新将继续在全国进行深度布局,但投资的主体由社会资本、政府引导基金等出资。

  2018年以来,康得新已开始积极谋求与国有企业开启全面战略合作,其中的重要抓手就是共同设立规模化的产业基金来为合作“活血通络”。

  有业内专家对笔者分析道,在金融“脱虚向实”的政策引导下,央企和民企依托于实体产业项目的合作已逐步深入,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为民企采用直接融资拓宽融资渠道提供了足可支撑的抗风险安全垫。

  该专家进一步指出,未来可以预期的是,康得新在打造自身成为高分子材料领域国际领军平台型企业进程中,将更加注重内外资源的协同借力,这无疑将为企业成长平添更稳健的驱动力。但同时也更加考验其一直以来所积蓄的创新力如何更高效转化为企业价值的能力和定力。“而这也是任何一家伟大公司所必须经历和达成的,康得新也不例外”,他说。

  在6月6日康得集团成立30年的庆祝大会上,董事长钟玉不无感慨地说,康得集团成立的日子,是二战期间经典战役“诺曼底登陆”的那一天,很有纪念意义。过去30年,康得集团经历了无数次“诺曼底登陆”,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以后这样的日子一定不会少,但最终,都会所向披靡,无往不胜。

声明: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有违法或侵权,请告知我们并及时删除处理